人氣

【林彪元帥】林彪的后代_林彪為什么叛逃

古怪猴子在哪儿下载:林彪

人物簡介   林彪元帥(1907年12月5日-1971年9月13日),別名育容、育榮、尤勇、李進;中國人民共和國元帥、國防部長、中央軍委副主席等職務,“文化大革命”期間,陰謀叛變、迫害黨和國家領導人??拐狡詡?,林彪曾指揮龍岡伏擊戰、指揮平型關戰役、指揮遼沈戰役、指揮平津戰役、指揮海南島戰役,他的軍事才能毋庸置疑,是歷史無法抹煞的軍事天才,有常勝將軍之稱。1971年,林彪陰謀叛變,事情敗露后于9月13日與妻子葉群、兒子林立果等乘飛機外逃,最終飛機在蒙古機毀人亡。

人物生平
  接受教育
  1907年12月5日生于湖北黃岡林家大灣。9歲入私塾,13歲起就讀于林育南、惲代英等在黃岡八斗灣創辦的浚新學校。15歲轉入武昌共進中學,并于1923年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曾被共青團武昌地委指定為共進中學團支部書記。1925年“五卅”反帝運動中,積極投身學生運動,發起成立“共進圖書社”,組織同學閱讀進步書刊,并在陳潭秋等指導下創辦“共進月刊”。后被湖北學生聯合會推選為出席在上海舉行的全國學聯第七次代表大會代表。同年秋于共進中學畢業后返回林家大灣,父母要他就近謀一個教師職業,以便關照家庭生活。但他說服父母,決心棄教從戎。后經當地中共組織批準南下廣州,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編在步兵科第2團第2營第3連,同時改名為林彪。
  參加革命
  在黃埔軍校由共青團轉入中國共產黨,并任3連中共支部書記。1926年10月畢業后,由廣州北上武漢,被分派到國民革命軍第4軍葉挺獨立團任見習排長,參加北伐戰爭。1926年11月,從第四期畢業后,由廣州北上武漢,分配在國民革命軍第四軍第二十五師第七十三團任見習排長、排長,曾隨部參加北伐戰爭中討伐孫傳勞和進軍河南的戰斗。
  1927年4月隨第25師73團(由葉挺獨立團改編)參加武漢國民政府舉行的第二次北伐,歷經上蔡、臨潁等戰役戰斗。7月隨部移駐九江。8月2日由聶榮臻、周士第直接率領參加南昌起義。起義后任73團3營7連連長。同年10月起義軍在廣東潮(州)汕(頭)地區失敗后,隨朱德、陳毅轉戰閩、粵、贛、湘邊地區。
  1927年7月15日,汪精衛繼蔣介石發動“四一二”政變后,在武漢發動“七一五”政變。隨后,黨中央授權周恩來組織前敵委員會,全權指揮南昌起義。林彪所在的第二十五師駐扎在馬回嶺,是預定參加南昌起義的主力之一。1927年8月1日凌晨,周恩來、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率領起義軍2萬余人發動南昌起義。1日下午,第二十五師的大部分官兵從馬回嶺乘火車開進南昌,并在南昌重新整編,由周士弟擔任師長,林彪仍任七連連長。南昌起義的隊伍在南下途中失敗,隊伍多被打散。隨后,林彪參加了湘南武裝起義,并隨著武裝起義的隊伍上了井岡山,成為中央蘇區的開創者之一。
  1928年1月,參加湘南起義,改任中國工農革命軍第1師1營2連連長。同年4月隨湘南起義軍到達井岡山,先后任中國工農紅軍第4軍28團營長、團長,參加了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反“進剿”、反“會剿”斗爭。
  1928年4月28日,南昌起義保留下來的部分隊伍和湖南地方武裝,在寧岡縣的礱市同毛澤東直接領導的工農革命軍勝利會師。1928年5月4日,兩軍會師大會和紅四軍成立大會在礱市舉行?;嶸閑汲閃⒐づ└錈謁木?。朱德任軍長,毛澤東任黨代表,王爾琢任參謀長,下設第十、十一、十二師。21歲的林彪任第十師第二十八團一營營長,何長工任該營黨代表。
  井岡山會師后,革命的武裝力量更加壯大了。后來,蔣介石調集湘、贛兩省軍隊多次“進剿”井岡山,少的時候有八九個團,最多的時候達18個團。在井岡山的反“圍剿”斗爭中,林彪初任工農紅軍第四軍的營長、團長,因指揮作戰有方,特別是在毛澤東親自指揮的三打永新和龍源口激戰中,林彪機智靈活、善用疑兵的戰術風格贏得了毛澤東的賞識,提升很快。
  1929年1月隨朱德、毛澤東挺進贛南、閩西,3月任紅4軍第1縱隊縱隊長(亦稱司令員)。期間,支持毛澤東繼續擔任紅4軍前委書記。年底在給毛澤東的新年賀信中直言不贊成一年爭取江西的計劃,毛澤東寫了后來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為題的著名復信。
  聲名漸起
  1930年6月,任紅1軍團第4軍軍長,時年23歲。
  1932年3月任紅1軍團總指揮(后稱軍團長),率部參加了文家市、長沙、吉安、贛州、漳州、南雄水口、樂安宜黃、金溪資溪等重要戰役和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曾多次指揮所部擔任戰役戰斗的主攻任務,成為紅一方面軍能征善戰的高級指揮員之一。在此期間,他還曾被選為中共紅一方面軍總前委委員、中共蘇區中央局委員、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一、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和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長征開始后,與聶榮臻指揮所部參加了突破國民黨軍四道封鎖線和強渡烏江作戰。
  1935年1月,參加了中共中央在貴州遵義召開的政治局擴大會議,糾正了“左”傾路線,改組了中央政治局和中央軍委,由毛澤東負責軍事指揮?;岷籩富雍?軍團參加四渡赤水、巧渡金沙江、強渡大渡河、奪占瀘定橋等作戰。遵義會議后紅軍初戰失利,再加上許多干部對紅軍繞著圈子走表示不理解,林彪獨自寫信給中央,建議“毛、朱、周隨軍主持大計,請彭德懷任前敵指揮,迅速北進與四方面軍匯合”,受到毛澤東的嚴厲斥責。
  同年9月,紅一方面軍改稱陜甘支隊,任支隊副司令員兼第1縱隊司令員。到達陜北后,陜甘支隊恢復第一方面軍番號,重任紅1軍團軍團長,并當選為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隨后率部參加了直羅鎮戰役和東征戰役。隨后率部參加了直羅鎮戰役和東征戰役。林彪在中央革命根據地的斗爭中,從排長逐步升為軍團長,并以此奠定了他一生的重要領導地位。
  1936年6月被任命為中國抗日紅軍大學(簡稱“紅大”)校長,后兼任政治委員。1937年1月,“紅大”從保安(今志丹)遷至延安并改名為中國人民抗日軍事政治大學(簡稱“抗大”)后,繼續任校長兼政治委員,并兼任抗大第一分校校長和政治委員。
  抗日戰爭爆發后,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下轄3個師,林彪被任命為八路軍第115師師長和該師軍政委員會書記,是3位師長中最年輕的,并任中共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和軍委前方分會委員。紅軍改編為八路軍后,以師為單位分頭開赴抗日前線,林彪率部挺進華北抗日前線。
  抗日戰爭爆發后,被任命為八路軍第115師師長和該師軍政委員會書記,并任中共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和軍委前方分會委員,率部挺進華北抗日前線。
  1937年9月25日與聶榮臻指揮所部設伏平型關,一舉殲滅日軍精銳第5師團21旅團一部1000余人,擊毀汽車100余輛,馬車200余輛,繳獲各種槍1000余支(挺)、軍馬50余匹及其他大批軍用物資,取得華北戰場上中國軍隊主動出擊作戰的首次大捷,打破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提高了中國共產黨和八路軍的威望,同時使他成為名噪一時的抗日名將。10月17日,他以《平型關戰斗的經驗》為題在《解放》周刊發表文章,總結出12條與日軍作戰的經驗。平型關戰斗后,率第343旅由五臺地區南下,于11月初在廣陽設伏,再殲日軍近千人,繳獲騾馬700余匹以及大批軍需物資。由于平型關戰斗的意義重大而深遠,此戰在全國的輿論工具中成了重大新聞,被各報刊登載。林彪作為作戰的指揮官在黨內的影響更大,在全國也成了知名人物。
  1938年2月奉命率115師師部和343旅由晉東北南下,到呂梁地區開辟根據地。3月2日帶師直屬隊途經隰縣以北千家莊時,因身穿繳獲來的日軍大衣并騎著洋馬,被當地駐軍閻錫山部第19軍警戒部隊的哨兵開槍誤傷。子彈從右腋經左側背穿出,傷及肺和脊椎骨,從此留下終生未愈的植物神經紊亂癥,并逐漸形成了怕水、怕風、怕光、一緊張就出汗的毛病。后送延安治療,師長職務由343旅旅長陳光代理。從5月開始,邊休養邊參加“抗大”工作,曾就“抗大”的教育方針、軍隊的領導問題等作過多次報告和講演。同年冬經黨中央批準,赴蘇聯繼續就醫,住在莫斯科郊外科爾斯基村的一所療養院(對外稱“七部”或“八部”,共產國際稱“中國黨校”),由伏龍芝軍事學院的將級教官授課。后來,在蘇德戰爭緊張時,該部人員被編入蘇聯紅軍。據師哲回憶錄記述,林彪在此期間曾對德軍的一次行動作出估計并報告了蘇聯軍事當局,受到高度重視。
  1942年2月經新疆返回延安,任中共中央黨校管理委員會成員,主持軍事教育會議,參加整風運動。同年8月,蔣介石在重慶約見周恩來,提出要在西安會見毛澤東。周恩來從毛澤東的安全和斗爭策略考慮,提議由林彪代表毛澤東到西安先見蔣介石,并得到毛澤東和中央書記處的同意。9月中旬,他乘汽車由延安赴西安,因天降大雨,路上阻隔,抵西安時蔣介石已返回重慶。他由西安又赴重慶,于10月7日到達八路軍駐重慶辦事處。此后近10個月,與周恩來一起同張治中、蔣介石等就克服內戰?;?、繼續合作抗日等問題進行談判。1943年7月與周恩來等離開重慶返回延安,繼續在中共中央黨校工作。
  1945年4月參加了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中央委員。8月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當選為中央軍委委員。
  抗日戰爭勝利后,奉派到山東擬任山東軍區司令員、中共山東分局委員。1945年9月下旬,當其行至河南濮陽地區時接到中央電令,遂奉命兼程轉赴東北,于10月底抵達沈陽。此后歷任東北人民自治軍總司令,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兼政治委員,東北軍區、東北野戰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和中共中央東北局書記,并兼任東北軍政大學校長等職。進入東北初期,曾根據形勢變化,向中央軍委提出縮短戰線的建議并被采納。爾后,參與領導建立東北根據地,并組織指揮了四平、新開嶺、三下江南四保臨江等戰役。
  1946年6月,任中共中央東北局書記、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兼政委;年7月,主持召開東北局擴大會議,討論通過由陳云起草的《東北的形勢與任務》(簡稱“七七決議”),強調發動群眾、建立根據地的必要性。指揮在北滿的民主聯軍進行三下江南(指第二松花江以南)戰役,和南滿的民主聯軍組織的四保臨江(在吉林南部)戰役南北呼應,使國民黨軍首尾不能兼顧,疲于奔命,陷入被動。
  1947年先后發動夏季、秋季、冬季攻勢,殲國民黨軍30余萬人,為在東北進行戰略決戰創造了條件。此后,曾對中央軍委南下作戰的指示遲疑不決,直到1948年7月才初步定下實施遼沈戰役的決心。9月戰役打響后,對敵情作出正確判斷,在攻克錦州后果斷舉行遼西會戰,圍殲國民黨軍“西進兵團”,取得戰役的決定性勝利。此次戰役共殲敵47萬余人,解放東北全境,并使東北部隊由出關時的13萬余人發展到100余萬人,成為人民解放軍一支強大的戰略機動力量。同年11月奉命率部入關,任人民解放軍平津前線司令員和中共平津前線總前委書記,與羅榮桓、聶榮臻一起,統一指揮東北野戰軍和華北軍區部隊進行平津戰役,殲滅和改編國民黨軍52萬余人。
  1949年3月任第四野戰軍司令員,5月兼任華中軍區司令員,并任中共中央華中局第一書記。6月率野戰軍主力渡過長江,先后指揮了宜沙、湘贛、衡寶、廣東、廣西、海南島等戰役,共殲國民黨軍43萬余人,解放湘、鄂、粵、贛、桂5省。在解放戰爭中,曾總結部隊的作戰經驗,提出“一點兩面”、“三三制”、“四組一隊”、“四快一慢”等戰術原則,其關于戰斗作風和戰術問題的多次講話曾印發部隊指導作戰和訓練。
  閑云野鶴
  新中國成立后,任中南軍政委員會(后改為中南行政委員會)主席、中南軍區兼第四野戰軍司令員、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書記。
  1950年6月參加中共七屆三中全會后,即舉家遷到北京。因其怕光、怕水、怕風的毛病越來越重,開始脫離工作進行診治。同年10月經中央批準,再次赴蘇聯就醫。1951年回國后住進毛家灣,仍以休養為主。同年11月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1954年起任國務院副總理和國防委員會副主席。1955年4月在中共七屆五中全會上,被補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9月被授予一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在此期間,他的職務雖然一直在提升,但基本沒有在崗位上工作,深居簡出,很少拋頭露面和參加社會活動。
  走向巔峰
  1958年起,出于政治上的需要,也由于身體狀況有所好轉,開始逐漸活躍。同年5月參加中共“八大”二次會議和八屆五中全會,被增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共中央副主席。與此同時,他介入所謂“反教條主義”斗爭,在全軍掀起對“教條主義傾向”的批判,傷害了劉伯承等一大批干部。1959年廬山會議后兼任國防部長。隨后,中共中央組成新的軍委,被任命為軍委常委、副主席,主持軍委日常工作。提出并推行一整套“左”的東西,打擊、迫害、排擠一些與他意見不同的同志;同時對毛澤東搞個人崇拜,把毛澤東思想簡單化、庸俗化。
  1964年抓住全軍大練兵和大比武中的某些缺點大做文章,說搞軍事第一、技術第一,是推行“資產階級軍事路線”,“沖擊了政治,沖擊了學習毛主席著作”。隨后,他又說軍隊工作要“突出政治”,“軍事訓練、生產等需要占一定的時間,但不應沖擊政治。相反,政治可以沖擊其他。”林彪的這些主張,遭到總參謀長羅瑞卿等人的抵制。1965年冬以“篡軍反黨”等罪名誣告羅瑞卿,并提出所謂突出政治的“五項原則”,將全軍群眾性的大比武運動壓了下去,同時解除了羅瑞卿的職務。1966年初責令全軍政治工作會議對羅瑞卿所謂資產階級軍事路線進行批判,并討論如何貫徹執行突出政治的“五項原則”。此后,“突出政治”、“政治可以沖擊一切”的論調進一步流毒全軍,部隊中政治與軍事統一、政治與業務統一的正常關系變成了沖擊與被沖擊、壓倒與被壓倒的關系,致使全軍的各項工作受到嚴重干擾與破壞。
  文革政變
  1969年4月在中共九屆一中全會上,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和中央軍委副主席,被定為毛澤東的接班人并寫進了黨章。此后,他的篡黨奪權活動更加變本加厲。1971年9月8日下達反革命武裝政變手令,企圖謀害毛澤東,另立中央。陰謀敗露后,于9月13日零時與妻子葉群、兒子林立果等從山海關機場強行乘飛機外逃,凌晨3時在蒙古人民共和國溫都爾汗肯特省貝爾赫礦區南10公里處機毀人亡。
  1973年8月20日,中共中央決定開除其中國共產黨黨籍。1981年1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特別法庭對其作出判決,被確認為反革命集團案主犯。
 
林彪的后代
  女兒林立衡:又叫林豆豆,1944年生于延安,是林彪和葉群夫婦唯一的女兒。六歲時曾跟隨父親林彪至莫斯科養病。由于家庭因素,她尊重父親而厭惡母親。文革期間擔任《空軍報》副總編。1989年參與發起了一個名為“中國現代文化學會”的機構,后來在這個學會下面設立一個企業文化專業委員會和一個口述歷史專業委員會。2002年退休。2009年,中國抗日紀念館迎來了一批客人,開國將帥子女80多人齊聚為祖國母親祝賀生日,林立衡也出席了活動,這是她最近一次公開亮相。
  兒子林立果:(1945年-1971年9月13日),林彪之子,小名“老虎”。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作戰部副部長,是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重要成員。1945年出生。林立果曾就讀于北京市第四中學,后升入北京大學物理系,文化大革命時輟學,1967年3月參加空軍,任空軍司令部辦公室秘書,不久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廣州部隊空軍作戰部副部長。1970年10月,林立果協助林彪組成秘密組織“聯合艦隊”。1971年3月,林立果主持制定了武裝政變計劃《“571工程“紀要》,陰謀殺害毛澤東主席。謀殺陰謀失敗后,準備南逃廣州另立中央的計劃也隨之敗露,9月13日凌晨,林立果同林彪、葉群在山海關機場強行駕機外逃,凌晨3時在蒙古人民共和國溫都爾汗肯特省貝爾赫礦區南10公里處機毀人亡。
 
林彪為什么叛逃
  林彪出逃是有政治背景的,這個政治背景就是,他與毛澤東的分歧已經無法彌合,并且發展到了勢不兩立的地步。
  林彪與毛澤東發生重大分歧是在九大之后,分歧的根本點在于四條:一是對內政策。毛澤東有一個基本思路:九大之后,要實現安定團結,通過斗、批、改三個階段,結束“文化大革命”,使國家走上正軌。已經在“文化大革命”中掌握了很大權力,嘗到了“甜頭”的林彪集團,不希望馬上結束“文化大革命”,也不希望實現安定團結和國家走上正軌。因為那樣的話,軍隊干部就會退出地方各級政權,回到軍營(即后來毛澤東所說的“將歸帳,兵回營”)。如果“文化大革命”繼續進行,他們就可以掌握更多、更大的權力,林彪集團的人就會從“軍”逐步“滲入”到“政”里面去。這一點,從林彪手下的人竭力擁戴林彪當國家主席就可以看出來。
  二是對外政策。當時中蘇兩國已經處于劍拔弩張的地步,中國正面臨著一場大規模戰爭的威脅。毛澤東從戰略高度考慮問題,一方面堅決維護國家主權,頂住了蘇聯的軍事壓力,另一方面也積極尋求和緩的途徑。當蘇聯方面主動提出派柯西金來中國會談時,毛澤東表現出了原則性和靈活性的高度統一,他決定,自己不見柯西金,而是由周恩來在北京機場見柯西金。事實證明,毛澤東的策略是對的,由于中蘇兩國高級領導人的北京機場會談,中蘇邊境局勢逐漸和緩,最終中蘇兩國沒有大打起來,中蘇兩國人民都免除了一場大戰亂。但林彪卻對毛澤東處理中蘇關系的做法持保留態度,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林彪是中國政府里面的“鷹派”(主戰派),他主張與蘇聯對抗。那時,他和他手下的親信將領曾多次濫用毛澤東很早以前說過的一句話:不怕大打、早打、打核戰爭。這句話是毛澤東從戰略上藐視敵人的角度提出的。但毛澤東是戰略和戰術統一論者,他在戰術上,在具體問題上,對如何對付敵人上,是慎重的。林彪則不贊成毛澤東的策略,他認為,同蘇聯的軍事斗爭,是“反修”斗爭的重要戰線。同時,林彪也不贊成毛澤東打開中美關系的決策,他認為,不能向美帝國主義妥協。
  三是林彪自以為本集團的權力不夠大。對他自己,他認為自己沒有多少實權。他還認為毛澤東對他不信任,而江青一伙卻在“文化大革命”中掌握了中央和地方的不少權力,尤其是意識形態領域里的領導權。對此,林彪一伙是不服氣的。為了與江青一伙爭奪權力,地方上經常發生造反派與軍代表之間沖突的事情。在權力分配上,林彪一直認為毛澤東偏袒江青集團。為了使本集團掌握更多的權力,他要進一步提高自己在中央的地位,掌握更大的權力,特別是要掌握國家政務方面的權力。只要掌握國家政務方面的更大權力,他們就會自上而下地逐步擴展自己的勢力。葉群說過一句話,最能代表林彪集團的意圖。葉群說,林副主席現在有什么權?就管個國防部,其他什么權也沒有。九屆—二中全會前,葉群還說,要設國家主席,不設國家主席,林彪往哪擺?
  四是接班人問題。九大黨章雖然把林彪確定為接班人,但毛澤東對他還不算放心。在九大上,毛澤東突然對林彪說,你當黨的主席,我當副主席,怎么樣?林彪趕緊推辭。林彪認為,毛澤東這樣說,是試探他,是對自己不放心的表現。九大之后,有一次毛澤東對林彪說,我們都是六十歲以上的人了,要培養六十歲以下、三十歲以上的人,像李德生、紀登奎等。聽了這個話,林彪覺得毛澤東已經對自己不信任了,不一定要讓他當接班人了,要另換別人了,而且毛澤東所提到的李德生和紀登奎,都不是自己的親信,因此,林彪對毛澤東的這個提議,默不作聲。后來,毛澤東在1971年8月視察南方時,還提到這件事。他在8月16日同劉豐等人談話時說,那次同林彪說了這個意見(指培養30-60歲之間的人當接班人之事)后,他“至今還未有什么反應”。
  林彪曾有兩個選擇,當第一個選擇落空時,他只能選擇第二個——出逃
  林彪得知謀殺毛澤東的計劃完全落空時,認定他們的陰謀肯定敗露無疑了,他感到自己已經大禍臨頭了。但是,他不肯束手就擒。他此時做出了兩個選擇,一個選擇是南下廣州,另立中央,一個選擇是逃往蘇聯。
  而在北戴河的葉群則從周恩來的一再追問中和不讓飛機動的命令中,感覺黨中央已經覺察到了他們的陰謀。一向敏感、細致的林彪從這些情況中斷定:中央已經對他南下廣州采取了防范措施,南飛廣州的計劃已經難以實施了。不一會,李作鵬打來電話,向他報告刊司恩來關于只有四個人下令才能動山海關的“二叉戟”飛機的情況,更證實了林彪的這一判斷。他不得不放棄第一選擇,轉而實施第二選擇——外逃。
 
林彪死亡真相
  西山遇害說
  此說出自一本1983年在美國出版的英文新書,書名為《TheConspiracyandDeathofLinBiao》,作者Yaomingle。1983年6月,由臺灣時事文化出版事業有限公司譯成中文,書名譯為《林彪的陰謀與死亡》,作者譯為姚明理。1983年8月,香港遠東評論出版社也將此書翻譯出版,書名譯為《林彪之死——流產政變幕后秘辛》,作者則譯為姚明樂,并指出按中文諧音“要鳴了”的意思。
  在這本書中,說林彪、葉群是在西山參加了毛澤東精心安排的晚宴后被火箭打死的,在溫都爾汗墜毀的三叉戟飛機是林立果乘坐的,中央文件所公布的墜機現場的照片出于偽造。
  256號三叉戟飛機墜毀后,在烏蘭巴托的中國大使館派人到失事地點展開調查。大使館用電報傳回北京外交部呈周總理的秘密報告上,標有“81029號絕密文件”字樣,里面說墜機的乘客年齡在20至50歲之間。大使館努力安排把尸體運回中國,但后來接到一項命令——事實上是毛澤東直接下達的——要把尸體就地埋在墜機地點附近。
  蘇聯和蒙古均派技術人員對已埋葬的尸體進行檢驗,至少有一些蘇聯的驗尸人員不相信林彪是那次墜機而死的乘客之一。
  導彈擊落說
  此說又分為兩個分支,一個分支是中國擊落說,另一個分支是蘇蒙擊落說。
  所謂被中國擊落,是說毛澤東、周恩來見林彪叛逃,怕他逃往蘇聯后在蘇聯的幫助下打回來,或在外策動、指揮中國內戰,便下令解放軍用地空導彈將林彪的座機擊落了。
  此說在林立果選中的“未婚妻”張寧的書中有過披露。張寧對林彪座機的墜落前后說法是不一致的。
  所謂被蘇蒙擊落,是說林彪座機越過中蒙邊界后,由于事出突然,在蘇蒙警戒雷達上出現大飛機回波,蘇蒙方面以為是中國方面入侵的轟炸機,便發射地對空導彈,將其擊落了。
  迫降失事說
  此說是墜機現場中方勘察人員、軍內有關專家通過分析而得出的結論。支持這一說法的還有時任蒙古人民革命黨政治局委員的莫羅扎姆茨對記者的披露:“我們最先發現飛機時并非是其正穿越我們的國境,而是它已經飛越了我國領土,它向蘇聯人表示:‘讓我們進入。’但蘇聯人拒絕了。我們得知如果此飛機繼續飛行,它將被擊落,這就是飛機當時為什么會掉頭轉彎。”莫羅扎姆茨說,他是在飛機墜毀幾個月后,在一次與一位資深蘇聯軍官的偶然聊天中獲悉這一資訊的。
  機上搏斗說
  此說認為飛機的失事,是因為飛機上發生了搏斗,導致飛機失去控制而墜毀。
  1972年1月英國《新觀察家》駐莫斯科記者報道說,他聽蘇聯人講,蘇聯專家把已經燒焦的林彪尸體整理出來,發現尸體上中了9顆子彈,呈蜂窩形。而在溫都爾汗的墜機現場,也發現了散亂的幾把手槍和多發子彈。這位記者和這家報紙的意思是想證明,機上有人得知林彪要叛黨叛國,于是向林彪開槍,引起混戰和搏斗,導致飛機失去控制,從而機毀人亡。
  自殺殉職說
  此說將矛盾的焦點集中在駕駛員潘景寅身上,基于對潘景寅是位優秀的忠誠于祖國的飛行員的分析而成。
  此說認為,潘景寅原先并不知道林彪要往蘇聯跑,他以為林彪要連夜回北京,或者去大連、廣州。作為林彪專機的機長,無論從政治上還是從技術上講,都是經過嚴格挑選,忠誠可靠的。平時,潘景寅當然是絕對服從林彪、葉群、林立果命令的,林彪、葉群、林立果讓他往哪里飛,他就往哪里飛,不會打半點折扣。但當林彪、葉群、林立果命令他越過邊界,飛往蒙古、蘇聯的時候,他動搖了。他很明白飛出國境意味著什么,很明白“蘇修”、“蒙修”都是中國的敵人,也很明白叛黨叛國這個罪名的極端嚴重性,那樣不但會葬送他本人的政治生命,還會連累他的家人,使他們一夜之間變成反革命家屬??鑾?,林彪的叛逃會在國內外引起嚴重后果,給祖國和人民帶來無法預料的災難。從黨和人民的最高利益出發,受黨教育多年的他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終于決定橫下一條心,不惜和飛機同歸于盡,也要粉碎林彪叛國投敵的罪惡陰謀。于是,他采取了看起來是因油料不夠而迫降逃生,實際上是用自殺殉職來報答黨和人民培養教育,用同歸于盡來中止林彪可能給國家帶來巨大災難的壯烈行動。
 
歷史評價
  毛澤東:“林彪是無以倫比的常勝元帥。在1949年以前,林彪對于中國革命是功大于過。”
  蔣介石:“我要表揚他(林彪),他是黃埔最優秀的將軍,因為他把他的學長和教官都打敗了!我這個校長失職啊,在黃埔對他關心不夠,以致他投奔了共產黨!”
  李先念:“(林彪)少年懷黨,青年研戰,中年主軍,晚年叛國。”
  聶榮臻:“元帥中只有林彪、彭德懷兩人敢于頂撞毛澤東。”
  陳士榘:“林彪是歷史無法抹煞的軍事天才。”
  德加·斯諾:“由于林彪作為戰術家出眾才能,奉派前來同他交戰的政府軍,無不遭到他的殲滅”。 “而他自己從來沒有被打敗過。有時南京部隊一經發現與紅軍一軍團對壘就聞風而逃”。
  斯大林:“林彪是常勝將軍,常勝元帥”。
  哈里森·索爾茲伯里:“他(指林彪)是紅軍中年輕的雄鷹。在紅軍這道星河中,沒有比林彪更為燦爛的明星了”。“他的膽量和善用疑兵超過任何人”。
分享
騰訊微博
QQ空間
QQ好友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