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怪猴子最大奖 > 人物 > 人物故事 > 張學良與趙四小姐的愛情 張學良與趙一荻有子女嗎?

pt古怪猴子游戏技巧:張學良與趙四小姐的愛情 張學良與趙一荻有子女嗎?

山南慕北 2016-01-15
張學良與趙一荻

張學良與趙一荻
  百歲高齡的張學良對趙一荻的去世,顯出難以言喻的哀痛。他沉默不語地坐在輪椅上,淚水緩緩地流下來。張學良曾說過,他這一生欠趙四小姐太多。
  張學良與趙四小姐的愛情
  趙四小姐天生麗質,且又聰明靈慧,十四五歲就曾成為《北洋畫報》的封面女郎。在天津的一次舞會上,作為民國初年“四大公子”之一的“少帥”張學良與來這里看熱鬧的趙四小姐相識,兩人一見鐘情,從此墜入愛河。父親得知小女兒和有婦之夫張學良在一起,氣得臉色鐵青,并將其軟禁起來。張學良時任東北邊防司令長官后,患病,趙四小姐得知消息后,征得家人同意,到奉天(沈陽)去看望張學良。爾后趙慶華登報聲明,斷絕父女關系,并從此不再做官。與此同時,少帥府內也不平靜,張學良的原配夫人于鳳至,只給她秘書的地位,沒有給她正式夫人的名義。但這些都絲毫沒有動搖趙四小姐對張學良的愛情,她心甘情愿地以秘書身份陪伴著張學良。心胸大度、溫柔賢慧的于鳳至被趙四小姐的一片真情所感動,力主在少帥府東側建起一幢小樓,讓趙四小姐居住。兩人還以姐妹相稱,和睦相處。1929年趙四小姐為張學良生下了惟一的兒子。
  “九一八”事變后,張學良背上了“不抵抗將軍”的惡名,趙四小姐也遭到國人的嘲諷和謾罵,被誣 為“紅顏禍水”;長城抗戰失利后,她幫助張學良痛下決心;1936年,張學良將軍發動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逼迫蔣介石抗日。“西安事變”之后,蔣介石背信棄義,張學良在南京身陷囹圄,隨后開始了漫長的幽禁生涯。
  1946年11月1日,此時已被蔣介石秘密關押在重慶松林坡公館的張學良、趙一荻被告知,第二天動身,飛機已安排好了。他們被折騰得久了,此前,他們的囚禁地是貴州桐梓。只是他們沒料到,這次一別,卻是遠離內地,永無歸期。
  從日記記載中可以看出,張學良、趙一荻是在飛機落地后,才知道自己被送到了臺灣,無奈忿懣之情,躍然紙上。下飛機,再經新竹,于11月3日下午13時左右,抵達井上溫泉。
  張學良住在井上溫泉的一棟平房里,該平房是日據時期由日本人設計建造的木板房。遠離塵囂,隱于青山綠水之間,周圍散居著臺灣山地居民,即現稱為“高山族”同胞。不過,因了多年的遷徙生活,張學良能夠很快適應這一變化。
  很快,臺灣在1947年爆發的“2·28”事件,讓張學良、趙一荻還沒“平靜”幾天的山中生活,受到不小的“沖擊”。這起由臺北專賣緝私人員開槍打死煙販所引發的事件,引爆島內民眾對國民黨統治的不滿,最終波及全島。而臺灣的大部分地區僅靠警察維持,局面已經無法控制。從各種事態以及身邊看管人員劉乙光的表現,張學良似乎從中嗅到了什么……畢竟行伍出身,張學良后來對人講述這次經歷時說過,一旦到了最壞結果,他準備搶槍…… 其實對張學良、趙一荻來說,他們真正最壞的結果,就是自由的喪失。張治中曾在1947年的10月,因了一次偶然機會見到張學良。為此,蔣介石還把劉乙光找去,態度嚴厲:“以后非經我批準,任何人不許去見張學良!”從1948年開始,對張學良的“管束”更加嚴密,在后來很長一段時間,外界再無任何張學良與趙四小姐的音訊,也無人再敢未經批準前去探訪。不過,宋美齡同時也將劉乙光召去,詢問張學良的近況,要求對張、趙的生活給予更多關照。
  在1946年到1960年的溫泉幽居歲月中,由于囚禁于井上溫泉已被外界知曉,為“安全”故,在1949年2月初,張學良與趙一荻曾被緊急轉移高雄,與外界隔絕。此后,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蔣介石退守臺灣……自此,海峽兩岸形成對峙,來往斷絕。在數十年間,張學良、趙一荻的音訊都如石沉大海。如今才得知,在高雄待了近一年之后,由劉乙光從臺北帶回的消息是:高雄要塞已成為“共軍”空襲的目標——再次為“安全”起見,張學良、趙一荻定于1月27日返回井上溫泉。
  因為有宋美齡的關照,劉乙光有時在“張副司令”面前像是少將“勤務兵”,充當信使或安排出游,解決出現的問題,閑來無事也陪“副司令”聊天解悶。但劉乙光執行蔣介石的“管束”命令時,他又會以職業看守的面孔出現,要求“副司令”必須這么做,去完成“上峰”指令。他不僅給張學良帶回一本深藍色的日記本,說是蔣“總統”親手交來的,而且還傳達蔣“總統”指示,說蔣“總統”命令張學良“寫一篇西安事變同共產黨勾結經過的事實。再三囑咐要真實寫來,并說此為歷史上一重大事件”。——“西安事變”已經過去20年了!蔣介石仍沒有忘掉這件事。而張學良“已數年從不再憶這個問題”,躺在床上,“前思后想,反復追思”,“真不知由何下筆”。另外,張學良的日記,從1957年始,也開始出現兩個版本:一本是給自己寫的,一本是給蔣介石寫的。
  1958年,蔣介石終于答應安排時間見張學良。11月23日下午17時左右,在大溪,張學良由蔣經國、劉乙光陪同進入“總統”行轅客廳,相見之下,敬禮之后,一同進入小書齋。“總統你老了!”“你頭禿了。”寒暄過后,兩人“相對小為沉默”。時間一晃,就是20多年。往事如煙,恩仇糾纏……當“西安事變”的兩位主角再次見面時,此情此景,非筆墨所能形容。
  而另一位主角楊虎城將軍,卻于1949年10月,葬身在重慶松林坡公館。楊將軍一踏進館內,身后就傳來兒子拯中的慘叫聲,等他急轉身去,特務的利刃便扎進他的腹腔……在掩埋時,特務還在楊將軍的臉上淋上鏹水。這一幕,幽禁之中的張學良,很久以后方才得知。[1]
  少帥夫婦的后半生里,兩人成為虔誠的基督教徒,曾用化名出席臺北市多個基督教徒的聚 會。1990年張學良結束幽居的生活而公開露面,最后選擇在夏威夷定居,并且每個星期都準時去教堂參加禮拜活動。
  不論張學良在何處,趙一荻總是陪伴在他身邊。趙一荻的身體狀況比張學良要差得多。她曾患過紅斑狼瘡,有過骨折;長期抽煙,肺部出現癌變而動了一次大手術,切除了半邊肺葉,之后一直呼吸困難,成為影響她晚年健康的主要因素。
  張學良與趙四小姐在臺灣一直過的幽居生活,直到1990年,慶祝張學良九十歲生日的聚會于6月1日在臺北圓山飯店舉行,正式脫離了幽居生涯公開露面,從此我們所見,不論身在何處,趙四小姐總是陪伴在他身旁。少帥夫婦的后半生里,幾乎全以信仰基督為依歸。兩人曾經化名為曾顯華(為紀念東海大學校長曾約農、蔣介石英文老師董顯光、及牧師周聯華)及趙多加(為紀念她得救后,有新生命的意思)出現在臺北市的多個基督徒聚會場合,趙四小姐熱心傳播福音,除了家庭禮拜外,并寫了多本見證集--《好消息》、《新生命》、《真自由》、《大使命》等,并有《毅荻見證集》(張學良號毅庵、荻是趙一荻)出版。也借著傳福音及做見證,才使大家知道了許多在幽居時期發生的事(例如動過開胸手術,割掉一葉右肺,亦曾跌斷手腕和右腿等)。趙四小姐最喜歡的圣詩是:贊美我天父!趙四小姐早年由于抽煙的緣故而咳嗽了很多年,也沒有醫治,直到遷居臺北的北投后,才到榮民總醫院去檢查,但檢查了幾次,也查不出來。有一次,張學良到醫院看趙四小姐,在醫院中遇見治病的胸腔內科大夫,問病況怎么樣,大夫說:有點問題。張學良就說:你們為什么不打開看看。大夫回答說:在醫院里沒有確定診斷出是什么病時,是不能動手術的。后來找胸腔外科大夫來會診。外科大夫說,如果在X光片子上看出來是癌癥,那就太晚了,應當當時就開胸檢查。所以隔了兩天就開胸。檢查結果確定是毒瘤,就立刻切除了一葉右肺,自此她就必須要在口中常插著幫助呼吸的管子。
  1995年張學良與趙四小姐定居夏威夷以來,除了身體不適外,他們每周日上午都定時到夏威夷京街第一華人基督教公理會聆聽禮拜。趙四小姐和張學良于2000年5月14日時還到教會參加慶祝母親節的崇拜,之后并在五月廿八日中午在其住處大樓的宴會廳舉辦慶祝百年華誕祝壽活動,約有一百位來自各地的親友來為他們賀壽,并在宴會之前開放十分鐘的時間給媒體大眾拍照,這是張學良和趙一荻兩人最后一次聯袂的公開露面。 自2000年祝壽活動后,88歲的趙四小姐,于6月7日下床時摔了一跤,雖覺身體不適,但尚無大礙,幾天后呼吸發生困難,而于6月11日住進夏威夷檀香山的史特勞伯醫院(Straub Hospital)加護病房。張學良與趙一荻的兒子張閭琳獲悉趙一荻病情轉危之后,19日特地從加利福尼亞州趕到夏威夷侍奉老母親。由于呼吸極為困難,醫師為她插上呼吸器,并且讓她沉睡以減少痛苦。趙四小姐于6月20日時一度轉醒,旋即因為痛苦而在醫師投藥后再度睡去,并進入彌留狀態。因其病多日未見起色,散居各處的張學良家屬也陸續趕到醫院探視。
  6月22日清晨,趙一荻還醒著,但她不能講話,只能目視著每一位圍在床邊的親友們。約在8時45分,老伴張學良坐著輪椅來到床邊,張學良伸手握住夫人的手,喊著自己私下對老伴的昵稱,無限依戀。 趙一荻看著張學良,無法開口說話。9時,醫生拔掉了她的氧氣管,并注射了鎮靜劑,趙四小姐昏昏而睡,張學良依然抓著妻子的右手不放。又過了兩個多小時,上午11時11分,監視脈搏跳動的儀器顯示她已離開人世。牧師帶領親友向上蒼禱告。張學良此時還一直握著妻子的手,就這樣又握了將近一個小時,才在眾人的勸說下回到家中。
  張學良與趙四小姐有子女嗎?
  張閭琳是張學良與趙四小姐唯一的兒子。長期在美國太空署擔任工程師,1990年正式退休。妻子陳淑貞是粵軍名將陳濟棠之女。張閭琳和陳淑貞共育有兩個兒子,他們的中文名字分別為居信、居仰,均為祖父張學良所起。張居信,畢業于美國斯坦福大學,子承父業,主攻電腦工程。次子張居仰,英文名為Robert,畢業于美國南加州大學,主攻新聞學。

日期選擇

一周熱門

查看更多